劉偉民:葡萄酒無葡萄味?

A+A-
Lambrusco 主要釀成氣泡紅酒,粉紅的亦非常流行。

你有沒有聽過專家怎樣形容杯中的葡萄酒?黑加侖子、士多啤梨、櫻桃、檸檬、菠蘿、蜜瓜、水蜜桃;以至煙肉、火石、汽油、貓尿、白松露、雪茄盒…… 百般滋味如數家珍。嘿,等一等,葡萄在哪裡?明明是葡萄酒,為甚麼竟然沒有葡萄味呢?

以水果釀酒不是葡萄專利,士多啤梨、蘋果、橙,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水果都有人拿來釀酒。用士多啤梨釀的士多啤梨酒帶有士多啤梨味道,用櫻桃釀的櫻桃酒喝得滿口櫻桃味,正如雞有雞味、魚有魚味,符合大眾期望。偏偏葡萄酒是個異數,不但味道豐富複雜,有時甚至稀奇古怪,唯獨欠缺了最基本的味道 —— 葡萄。

大部分產酒國都有嚴格法例監管,葡萄酒只能以葡萄為原材料釀造,不能人工添加其他水果或材料。換句話說,你喝到的黑加侖子、士多啤梨,或者汽油、貓尿,都不是釀酒師跟你開玩笑加進去的,所有味道,均完全來自發酵及熟成過程的化學作用自然產生,與味道可經人為操控的 Gin 酒或手工啤酒是兩個概念。

Lambrusco 品種活力澎湃,釀造出獨特口味的氣泡酒。

葡萄酒沒有葡萄味,與葡萄酒有黑加侖子味,其實原因相同,都是葡萄品種。你知不知道士多啤梨有幾多個品種?又知不知道葡萄有幾多個品種?

根據美國農業部資料,士多啤梨有 103 個品種。葡萄呢?答案是超過 10,000 種!葡萄是植物界的「變種特攻」,很容易變種,在悠久的歷史中開枝散葉,加上植物學家在實驗室研發的混種,品種多到眼花撩亂。不過,眾多品種主要是野生的,我們日常接觸的,只是冰山一角。

我們常見的葡萄,主要是水果、葡萄乾、葡萄汁和葡萄酒。用於水果的葡萄品種,只約 30 種,例如巨峰及 Red Globe;葡萄乾更少,因為選的都是無核的品種,例如 Thompson seedless。用於葡萄汁的,紅的主要是 Concord,白的是 Niagara,全是產量多的美洲葡萄種(Vitis labrusca),亦是一般人對葡萄味道的初體驗。

雖然水果葡萄也可釀酒,例如 Muscat,但拿來釀酒的,為了追求更高酒質,通常會選果粒細、皮厚、核大、纖維小的品種,基本上跟水果葡萄背道而馳。如果你有機會在酒莊的葡萄園摘幾粒試味,就會知道不是想像中的味道。Cabernet Sauvignon 不是葡萄味,是黑加侖子味;Pinot Noir 也不是葡萄味,是櫻桃味!

難道葡萄酒沒有葡萄味是宿命?不一定,釀酒葡萄比水果葡萄更多,單是意大利就註冊了 592 種,其中的 Lambrusco,便帶有接近我們熟悉的葡萄味道。

Lambrusco 是少有的氣泡紅酒,酒杯冒起一層粉紅色氣泡,浪漫溫韾如聖誕節。

Lambrusco 廣種於 Emilia-Romagna 及 Lombardy 一帶,是意大利的原生釀酒葡萄,主要釀造氣泡酒。它的殺手鐧是「紅色」,斟到酒杯,會冒起一層粉紅色氣泡,浪漫溫韾如聖誕節。基於紅酒帶有單寧,釀氣泡酒的話又酸又苦,所以香檳是不會有紅色的,Lambrusco 卻單寧輕巧,並無此弊。加上熟悉的葡萄味道,葡萄酒新手也容易接受,在 Prosecco 流行之前,是意大利足以挑戰 Moscato d’Asti 生意的氣泡酒。

由聖誕節必然之選到被打入冷宮,是因為各酒莊為了迎合美國市場,主攻生產甜味 Lambrusco,直至甜酒不再流行,被標籤的 Lambrusco 已覆水難收。其實 Lambrusco 不一定是甜的,近年就有不少新一代釀酒師嘗試扭轉消費者的固有印象。剛剛與 Venturini Baldini 莊主夫人 Julia Prestia 透過 Zoom 試酒,她便強調產品中並無 Amabile 或 Dolce 甜度,全線屬於乾口的 Secco,誓要再次刷亮酒莊 1888 年建立的金漆招牌。

除了 Venturini Baldini,Emilia-Romagna 大區的 Paltrinieri、Cavicchioli、Medici Ermete、Cleto Chiarli、Ceci 等等,都是 Lambrusco 改革派的重要酒莊,除了走甜,氣泡不多,更適合配菜,也在提升酒質方面痛下苦功,但價格往往比 Prosecco Superiore 更低,是一連串節日的無痛之選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劉偉民 酒為上著

現任香港酒評人協會主席,前大中華酒評人協會主席。1980 年代開始撰寫酒評,專欄設於中港及日本等多份報章雜誌,並著有多本品酒書籍。 寫作以外,他亦是葡萄酒及烈酒講師,另以音樂搭配葡萄酒為概念,先後推出音樂合輯於亞洲多國同時發行,並舉行一連串葡萄酒音樂會。2012 年獲意大利酒莊邀請釀酒,成為首個 Super Tuscan 華人釀酒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