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俊傑:彼女 —— 這些犧牲值得嗎?

A+A-
電影「彼女」中,水原希子(右)飾演一個一直暗戀中學同學的女同性戀者;圖為劇照。

人類,尤其男人,真係好犯賤。有些畫面,客觀上,你未必很有興趣;不過,未看過就是未看過,未看過就是很想看,於是,你還是忍不住衝過去看一看。我說日本電影「彼女」,我說水原希子。

平面模特兒,十多年前,不知何故,給陳英雄看中,在「挪威的森林」扮演阿綠。拍住扮演直子的菊地凛子,演技固然給比下去;論姿色,你說水原希子很出眾嗎?又好像不是。轉眼 10 年,代表作沒太多,最多人談論的,是跟 G-Dragon 的緋聞。曾經有過一個天王巨星男朋友,莫問真假,水原希子的吸引力好像又大了。

於是,「彼女」以她的全裸作賣點,還是一個很大的賣點。至少,對我來說,是。雖然,全裸分好多種,露個背脊又算,畀頭髮遮了身體一大半又算。還以為水原希子的全裸是時裝雜誌封面的程度,sorry,我錯,一開場,水原希子勾引仇家上床以作報復,不單跟你閂埋房門上床的裝扮沒有分別,即是甚麼也沒有,性愛場面的像真與肉緊程度,甚至比起好多製作馬虎的 AV 更加激烈。是我看錯水原希子,她是真有心當一個演員。不過,選片的眼光似乎平平,假設全裸是犧牲,這次犧牲,未免有點浪費。

「彼女」以水原希子的全裸作賣點;圖為劇照。

先聲奪人,就要看往後兩小時能否承接。「彼女」的故事算簡單,一個女同性戀者,一直暗戀中學同學,中學同學被家暴,叫久未聯絡的陳年曖昧對象幫手殺死自己老公,好讓自己有機會重過新生。又真係動手,過程中還雙手奉上保存了 29 年的處子之身。然後,兩個女人亡命天涯,中間穿插二人就學時的往事。逃亡很悶,一有空,她們便會上上床。

有幾點,我是看來看去也不明白。第一,就算你依然好愛好愛童年時代的情意結,但你成年後生活不錯,如果聽到老朋友突然來電,當然希望有機會發展便好好發展,當圓夢;否則,食個飯傾傾偈也不錯。要一刀斬斷目前的美好生活,已經相當困難。會不會自把自為走去冒生命危險,加上付出一生前途去殺個陌生人?不是不可能,至少要有個說法吧?沒有。現在看到的,比較似一時衝動,甚至一時興起。之後,便後悔。你說她得 9 歲,還可以勉強接受;29 歲……

「彼女」電影劇照。

第二,今時今日,拍一齣講述女同性者感情的電影,還明顯地以男性異性戀者角度出發,算不算落後得太過分?還是刻意復古?電影結局,兩位女主角享用逃亡過程最後一次激烈性愛,向來是女同性戀者的水原希子,接近高潮時,居然會爆出一句:「我真係好希望自己係男人,咁樣,做愛時,可以空出雙手撫摸你擁抱你。」言下之意,即是異性戀始終較滿足?陽具配陰道才完美?用手用口也無法替代?我唔係想同性戀呀,只不過我鍾意女人,咁啱我又係女人唔係男人咋?不奇怪嗎?

單看劇情,大概很容易會聯想到「末路狂花」(Thelma & Louise)。30 年前,女權主義初抬頭,「末路狂花」曾經被批評過分仇視男性。30 年後,看完「彼女」,你會覺得是有必要的。尤其,換了在另一個國境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方俊傑 特事特辦

方俊傑,利物浦球迷,前「壹週刊」生活組編輯。主打電影介紹、人物專訪、體育專欄、電視表。著有小說「失戀二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