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眼:adidas 的飢餓遊戲

A+A-

nice-kicks-adidas-nmd-pk-runner-tie-dye-2

打從去年年底開始,Adidas 推出限量波鞋 NMD 之後,不但對家的 Air Jordan 和 Air max 被壓下去,甚至連自家的人氣鞋王 yeezy 350,都黯然失色。NMD 奇怪的地方在於,一來它並非一對像 Air Jordan、Kobe 般採用了特別技術製造的球鞋,二來是新鞋款並不像 Air max 有甚麼歷史背景或時代性重量,三來更不像 yeezy 350 或 Air yeezy 般有 Kanye West 這帝王級的名人聯乘加持。NMD 一面世就被炒起,但很多人對它被炒起都顯得有點難以置信,而最難以置信的,坦白說,當然是由於它是一對來自 Adidas 的球鞋。

自小炒鞋,與炒家為伍,由小時候炒 Dunk,到後來炒 Woven,再到後來潮流一變,變成「余文樂同款」所加持的 New Balance 99X,沒甚麼場面未見過,但就是未見過有人炒起一對身家清白的「愛迪達」。NMD 的出現,或促成了人類史上的第一次炒 Adidas 事件。

NMD 平地一聲雷的熱潮,自然是因為 Adidas 採用了飢餓遊戲這玩法,限時、限量、限地點,要排隊要抽籤,有錢都未必買到(無數代購表示:不,你可以用天價買到!)。當然,這做法是跟隨 Nike 的 Air Jordan 販賣方式,照版煮碗搬過來的,但 Air Jordan 畢竟是 30 年的球鞋老大哥,NMD 這青頭仔卻面世半年未到,你都不禁要問他有何資格炒到上天,貴過一對 AJ 初代元年配色。

就像剛才所說,以製鞋技術來計算,NMD 的技術門檻頗低,至少跟同年推出的 Ultra Boost 有一段明顯距離,不少人甚至揶揄,NMD 根本是一塊發泡膠和一塊海綿拼合起來的產品,再加兩塊 LEGO 似的硬膠,不同顏色,不同炒價,成本可能真的不足 1%。這或是新時代的賣鞋策略,就是策略本身比鞋重要,NMD 並不是以性能為賣點,也不需要傳統的名人聯乘,反而如今不少名人都爭相穿著它自拍上傳,無疑比巨額代言的聯乘效果更好。你可以說,NMD 不是一對鞋,而是一個賣鞋策略的行動代號,其銷售模式卻完全狙擊以性能為賣點(至少曾經是賣點)的 Air Jordan,有市售版,有限定版,有非賣版,飢餓遊戲玩得相當白熱化,面世百日,已被封為 Adidas 史無前例的鞋王新傳說,是一對為炒而生,為了成為炒鞋而被製造出來的球鞋。

adidas-consortium-nmd-key-city-4_nz5lez
NMD (黑)

話說回來,雖然現在科技發達,但我覺得如今香港的潮童,卻沒有我做潮童的年代那麼認真做功課。細個炒 Nike,甚麼顏色甚麼價位都琅琅上口,做足資料蒐集。現在的潮童可能資訊太方便,就懶了,反而有時離地到升天而不發覺。NMD 由上年年尾爆紅至今,炒貴了兩三倍有多,偏偏香港九龍新界都有超多潮童實著上街,用食飯唔知米貴來形容都頗貼切,而且明明都是限量版,卻好像光是一個旺角,就已經佔了全球限量發售的 750%。是的,還多了 650% 不知是哪裡來的。我沒有質疑你們是用假貨,不過,有時聽到地鐵中的潮童說,呢排冇乜錢呀都係食麥記吧啦,如此想來,成件事都幾魔幻。

kaf87sncvrhftgfzkhqg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紅眼 錦衣衛札記

專欄作家、文藝雜誌主編。旅居台北多年,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、青年文學獎等。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「廢氣團」、「沼氣團」、「小霸王」、「赤神傳」及短篇集「紙烏鴉」、「獅人鳳」。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a38redey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