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ster Ho:鏡頭以外,奧運用到的科技

A+A-
圖片來源:路透社

今屆奧運的焦點似乎都不在體育,香港關於奧運的討論似乎就只有無線派荷蘭叻去代表香港傳聖火,大概是因為九月立法會選情緊張和 Pokémon Go 過於搶鏡。相比之下,奧運在揭幕之前並沒有太大吸引力。

即使在香港以外,焦點都是在衛生及保安。早前有專家聯署擔心奧運會令寨卡病毒疫情爆發,然後隨著歐洲尼斯事件,奧運會成為恐襲目標的傳聞更加強烈。為了防止各類恐怖襲擊,巴西政府組織了 85,000 名軍警及保安人員,設立聯合保安中心及獨立情報部門,又加強各種反恐演習,應對炸彈、化武及海上攻擊。

在奧運男子單車公路賽終點線的拆彈專家小組。 圖片來源:路透社
在奧運男子單車公路賽終點線的拆彈專家小組。 圖片來源:路透社

除了在現實世界的部署,各國政府也借助科技防微杜漸,包括在社交網絡搜索恐怖分子及其支持者的活動和語言,按照其規律尋找與高危字眼有關連的地標、人物和組織,預先做好安全措施,防止恐襲發生。哈佛大學的研究員更利用電腦模擬技術,研究支持 ISIS 的網民如何能夠在大量反 ISIS 網上監控的行動中,仍能互通消息甚至組織行動。7 月中,巴西就當局便拘捕了 10 名互不認識、透過網上軟件聯絡,懷疑支持 ISIS 並企圖策劃恐襲的巴西人,相信都是採用類似技術的反恐成果。

另外,針對邊境、體育館等場地,保安人員亦研究借助紅外線、大腦掃瞄等技術偵測人們的身體變化,包括溫度、眼球運動、身體語言變化等,藉此分析對方是否處於緊張和焦慮的狀態,或者是否試圖瞞騙別人,幫助駐守出入境的保安人員找出高危人士。誠然,這些偵測系統不是百分之百的準確,情緒緊張的人也不一定是要作奸犯科,它們主要是增加執法人員的效率,配合人類的經驗和判斷力,確保奧運會能夠順利進行。在非常時期,大家都很明白事理,願意少些自由、多些安全。

士兵於體育館外進行化學品襲擊偵測的軍事演習。 圖片來源:路透社
士兵於體育館外進行化學品襲擊偵測的軍事演習。 圖片來源:路透社

不過,每一種權力都應該有相應的制衡,這是國際社會接受的價值,即使反恐也不例外。中國在監控領域自然是傲視全球,美國近年也常被指以反恐之名大肆監控,相比之下歐洲的私隱法比較嚴格,減少了政府濫用監控的機會,卻有民眾認為歐盟的反恐工作略有不足,可見反恐和民眾自由的平衡確實不易拿捏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Chester Ho 糴蘿勞滋

任職跨國科技公司,網站 Outside 成員。

http://www.outside.hk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