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度琳:當大家都是網內人,誰還是無辜?

A+A-

十號風球的一天,丟下繁重而瑣碎的工作,埋首完成了陳浩基的新作「網內人」。如果是本地小說迷,可能已聽過陳浩基的名字,一位半途出家的新星,一個來自文化沙漠的香港人,成功奪得了在日本極有地位的島田莊司小說獎。

(以下內容嚴重劇透,慎入。)

「網內人」由 2015 年開始構思至今,作者本以為是一本短篇小說,最後卻有 30 多萬字。跟之前的「遺忘‧刑警」的背景和處理截然不同,但兩者皆涉及個人認知與現實世界完全脫軌的情節。上集的刑警因為失憶所以對自己的經歷和現實有所誤解,「網內人」的角色則是因為黑客入侵目標的手機及電腦,操縱他們接收的資訊,以致他們對世界的認識有偏差。

故事由一樁自殺案說起。阿怡是一個極為普通的打工族,為了養育 15 歲的妹妹小雯而決定放棄學業和前途,打工養家。但在尋常且寧靜的日子中,阿怡突然接到妹妹跳樓自殺的消息。小雯生前捲入一宗非禮案,雖然身為受害者,卻被人在網上惡意中傷欺凌,阿怡直覺認為小雯的死與欺凌有關,於是請來私家偵探阿涅調查,揪出網上欺凌者的真正身份。但阿怡萬料不到的是,這次偵查發現的比她想像的要多,而且事情的複雜度遠超她預期,她腦海中那個純情的小雯其實不甚純情。

陳浩基「網內人」封面。

筆者自己也有一個妹妹,不免會代入阿怡這個角色當中。就算多親的人,因為性格和際遇的差別,人生觀迥異也是可理解的。親人之間的隔閡是令阿怡最痛的一道傷口,小雯的死才令她知道自己對她的生活和感受毫不敏感。到底生活如常,而兩姐妹仍活在誤解和幻想之中,還是失去當中一方但徹底明白對方的想法和需要更好?阿怡沒有答案,世界對她來說實在是太複雜,她沒有想過小雯可能捲入中學生援交和濫藥問題當中,也沒有想過在她眼中的小孩子還懂得如何狠狠地報復。認識到偵探阿涅,也令她感到網絡的力量太大,黑客除了可以掀出私隱外,還有能力揭開人類最邪惡的一面。每個網內人也可用匿名方式留言,是否基於事實根本不重要,有沒有良知也沒關係,最重要是說甚麼都沒有責任。但另一方面,網絡也在懲罰這群人,因為對網上世界如痴如醉,他們沒有想過自己接收到的資料是否真實,甘於被人操縱,於是離真實的世界愈來愈遠。

透過一宗悲劇,小說想說的是網絡的魔力,網絡欺凌甚至可以把一個人從懸崖邊推下去,殺人不見血。但在網中的所有人也是共犯 —— 留下不負責任的留言、對欺凌視而不見的人都責無旁貸。當我們自詡文明,卻原來一直處理不了內在日益滋長的惡念,不知不覺間使世界倒退,變得更醜陋。我開始明白為甚麼感到抑鬱的人有增無減,因為我們沒有好好管理自己,把網絡世界當作一個發洩口,互相傷害,這就是人類不理性的反應。

讀完小說,颱風剛過,眼下街景頃刻變得滿目瘡痍,網路世界又何嘗不是每天在經歷風暴?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潘度琳 鐘擺人生

三十過外的女性,日間工作刻板艱澀,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。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,沉迷本格推理小說,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。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ndulumhk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