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眼:「動物世界」—— 中國改造的日本電影

A+A-
「動物世界」男主角妄想自己是瘋狂小丑,背著兩把武士刀大開殺戒;圖為中國電影「動物世界」劇照。

爛片通常都有些相似之處,例如十居其九都是佈局簡陋,情節平白,顯示編劇功力淺拙。但如果是個峰迴路轉的故事,電影元素悅目豐富,又是否一定好?中國製造的「日本」電影「動物世界」就是一個出色的反面教材。

藤原龍也在「賭博默示錄」飾演伊藤開司;圖為日本電影「賭博默示錄」劇照。

確實是日漫改編的電影作品,而且並不是第一次搬上銀幕,「動物世界」改編自福本伸行原著的「賭博默示錄」,即是藤原龍也在 10 年前的同名電影代表作。當中的經典對白「給開司一罐啤酒!」成為網上流行用語,但「動物世界」裡由李易峰飾演,改名為林開司的主角,就沒有喝過啤酒。事實上,故事修改了某些設定,他甚至沒.有.跟.人.賭.過.錢。畢竟「賭博」這件事是不可以在內地電影出現的,連王晶開拍「澳門風雲」系列,周潤發都要自稱「魔術手」而不能叫「賭神」。所以,礙於國家政策問題,這是一部沒有「賭博」的「賭博默示錄」。

近年很多日本電影和電視劇,都會被中國片商買下版權重拍,例如「嫌疑人 X 的獻身」、「解憂雜貨店」、「深夜食堂」等等,觀眾甚至會拿新舊版本作一番比對。但不說,實在不會覺得「動物世界」和「賭博默示錄」是同一部作品,除了避重就輕,略過部分情節,嚴格來說「動物世界」的故事是另一回事,其劇本感覺似被一群編劇粗暴輪姦過。原著以外,內地重拍版加入了非常多樣化的新增內容 —— 用過國產智能手機都會知道,廠商總是在原本的 Android 系統上安裝無數配套軟件,慢到連正常打個電話都不行。

「動物世界」確實不惜一切地擺脫原著,展現了跟日版電影完全不同的敘事風格。問題就是補筆太多,嚴重超載。

李易峰飾演主角林開司(中),跟原著人物設定相差甚遠;圖為中國電影「動物世界」劇照。

或者,野心勃勃的導演是想拍一部內容豐富得「沒有一秒是冷場」的國產電影,當然,花費在化妝造型、特技和後製的預算是看得見的,但電影更似一部讓人食不知其髓的大雜燴。稍經閹割的「賭博默示錄」只是其中一道菜,還有不時穿插的動畫片段,對照男主角生硬添置的「中二病」人設,妄想自己是瘋狂小丑,背著兩把武士刀大開殺戒,而身邊的人類又會變成怪獸。相信編劇們閱歷豐富,都在近年大受歡迎的「自殺特攻‬:超能暴隊(Suicide Squad)」、「勁揪俠(Kick-Ass)」、「 殺神 John Wick」等等,還有「GANTZ 殺戮都市」和「黑超特警組(Men in Black)」之類的科幻作品中下過不少苦功,可謂當年「低清老翻王(Be Kind Rewind)」的高端製成品。

而在男主角的妄想模式下,電影更會出現穿牆過壁的飛車追逐場面,無疑是向「 狂野時速(The Fast And The Furious)」系列致敬。另外又擲下重金請來影帝 Michael Douglas,讓密室賭博遊戲走向國際化,如果另一荷里活影帝 Philip Hoffman 未死,應該是更佳的人選吧?那就完全是中國製造的「飢餓遊戲(The Hunger Games)」了。

可能是周冬雨很紅的緣故,所以即使只有兩場戲,劇組都邀請她來客串演出,為電影增加一條兩小無猜的感情線,但這條線從頭到尾都沒發展過,是伏筆。還未看完「動物世界」,看看手錶,你就知道它的續集、續續集,還有外傳、前傳陸續有來。「賭博默示錄」的原著故事以關卡遊戲形式推進,賭注愈來愈大,而「動物世界」用了整整兩小時,則只交代了人物背景及通過第一關,分量即是第一期漫畫單行本,或電視劇的開首兩回。這 120 分鐘的戲碼到底演了甚麼?因為電影花費大量篇幅在經營無關故事內容的怪獸、飛車和神秘小丑,而情節推進則慢條斯理,甚至無限次為觀眾說明遊戲規則和作弊方法。按此套路,片商在開拍時應該已打定心思,要為此系列拍夠 20 集。

其實「飢餓遊戲」或「移動迷宮(The Maze Runner)」這類冒險電影,拍到第 3 集已經洩光氣,但「動物世界」聰明地用上大雜燴式製作,只要觀眾沒有太高的審美門檻,把所有票房大收的外國電影都移花接木到續集就可以了,想拍多少集、換入多少角色都無問題。

影帝 Michael Douglas 出場有如「飢餓遊戲」;圖為中國電影「動物世界」劇照。

日本的漫畫改編作品,素來質素參差,好壞比例屬五五之數,「賭博默示錄」算得上是我心目中的日漫電影十大佳作。抱持這種差極都有個譜的心情去看「動物世界」,而且我也挺喜歡李易峰和周冬雨,實在是太天真了。

最受不了還是男主角在開場白便一直說「我腦子有病」。如果你稍為晚了一點入場,電影則完全沒關心過這項特意強調的人設背景。而到了最後,男主角又離奇說了幾句「我的世界由我作主」,雖然很酷,但只會讓人覺得演員不是跳掣,就是拿錯劇本唸錯對白。完場時,我也想說:「這電影有病。」

記憶中還是只有當年「賭博默示錄」的藤原龍也,他不像李易峰那麼帥氣,但那副誇張到有如在漫畫跳出來的表情,讓我每次喝啤酒的時候都會想起:「給開司一罐啤酒。」且說原著作者福本伸行另一部作品「賭博霸王傳零」,名氣雖不及前作,今季亦被改編成日劇「零:一獲千金的遊戲」。受不住「動物世界」的話,可以重回日本製造的懷抱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紅眼 日劇情史

專欄作家、文藝雜誌主編。旅居台北多年,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、青年文學獎等。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「廢氣團」、「沼氣團」、「小霸王」、「赤神傳」及短篇集「紙烏鴉」、「獅人鳳」。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a38redey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