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眼:「飛翔吧!埼玉」—— 埼玉獨立運動的政治宣言(下)

A+A-
電影中,「埼玉公爵」父子為埼玉縣的反抗軍領袖,他們堅守原則,不向東京低頭,捍衛埼玉縣的獨特性;圖為劇照。

承接上週,有讀者留言問香港會否看到「飛翔吧!埼玉」,上週確實是沒有的,今週就有了,留意「香港亞洲電影節」的放映片單。

在埼玉縣的這一場爭取獨立的起義之中,當然遇到右派勢力的阻攔。而這個烏有史的設定更加瘋狂,因為飾演「親京」右翼建制派的勢力,就是同樣與東京相鄰的千葉縣。關東地區的獨立運動,其實就是兩個東京鄰近縣市的左右勢力交戰。由於是長期擔任「護旗手」的親京縣市,千葉縣歷來得到不少東京的資產轉移,譬如說,成田國際機場、東京迪士尼,都選址於千葉縣,亦變相增加了該縣的城市發展規模。伊勢谷友介飾演的千葉縣領袖阿久津翔,其政治理念與今日香港和台灣的「藍營」無異,認為只有向財雄勢大的天朝首都示好,獲得對方信任,才可以維持穩定的經濟體制,換來最大的社會利益。

不過,擔任「護旗手」而獲得額外待遇的千葉縣,其實只是東京用來抗衡埼玉縣的棋子,所有經濟支援的承諾都是空頭支票。(而這一點又是否今日香港和台灣的寫照?)正如男主角的批評,令身為「親京」的阿久津無言以對,就算千葉縣以經濟利益和城市發展為大前提,對東京卑躬屈膝,最終都只是變成東京的從屬地區,所有代表千葉縣的資產,甚至掌控千葉縣發展的重要因素,到頭來全部都屬於東京。連位於千葉縣的迪士尼樂園,全名都是叫東京迪士尼樂園,實際利益無法兌現,千葉縣就連基本名份都失去,表面上的資產轉移,實質無異於割地奉獻,被東京吞食,亦與此同時逐漸東京化,失去千葉縣的獨特性。

埼玉縣沒有特色產業、沒有名勝古蹟,但「甚麼都沒有」才是當地人的最大集體認同,也是埼玉縣最大的特點;圖為劇照。

「埼玉公爵」父子深深明白,革命不是一朝一夕的勇武就能成功,要真正光復埼玉,是一場相當漫長的公民抗爭。堅守原則,不向東京低頭,捍衛埼玉縣的獨特性 —— 就如電影主題曲「埼玉縣之歌」的自嘲,雖然這個地方沒有特色產業,沒有名勝古蹟,但「甚麼都沒有」恰恰就是當地人的最大集體認同。埼玉縣獨有的,就是這裡「甚麼都沒有」,如果有,就已經不是埼玉了。這首亂七八糟的歌,簡直霸氣到不得了。

而在故事尾聲,還提出了新的時代革命口號:「日本埼玉化計劃」。不能步千葉縣的後塵,為了換取短期的經濟成果,就被東京進入,以資產進行侵略;反其道而行,是要將埼玉縣的資產輸出,分佈全日本,亦只有透過這種方式換來的經濟成果,才是真正屬於埼玉縣的發展。

當然,歷史上沒發生過這場可歌可泣的光復埼玉獨立運動,但「飛翔吧!埼玉」的故事並非完全虛構。如劇情所述,再翻查資料,原來日本便利店龍頭之一 FamilyMart 的第一間店舖,就是 1973 年開設於埼玉縣,即是在埼玉縣起家的初創企業,其後幾經轉手,晉身國際集團之列。某程度上,它就是一場「埼玉制霸」全日本,甚至衝出日本的重大勝利。

至於像香港這樣一個本身就有經濟優勢的城市,廿多年來為何如此短視,一直倒退,開藥妝店、珠寶店,甚至打卡專用的珍珠奶茶連鎖店?賺別人的錢,引入別人的資產,而最終,就令這一代的我們喪失了埼玉縣那股獨立、自強的意志。

故事雖然瘋狂超現實,但對照現實社會,明白的人,會接收到它的奮鬥訊息,不明白的人,都無所謂,就當光復埼玉是一場華麗的鬧劇吧。

任何一個不甘受暴政壓迫、踐踏尊嚴的城市,都是埼玉。對抗暴政,光復埼玉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紅眼 日劇情史

專欄作家、文藝雜誌主編。旅居台北多年,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、青年文學獎等。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「廢氣團」、「沼氣團」、「小霸王」、「赤神傳」及短篇集「紙烏鴉」、「獅人鳳」。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a38redey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