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俊傑:「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」—— 在遊戲世界中尋獲父子情

A+A-
電影「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」講述兒子送贈 Final Fantasy 最新一代的遊戲光碟給父親作為退休禮物,並在遊戲中以秘密玩家身份與父親溝通;圖為劇照。

對於描述親情的煽情電影,我可以稱得上毫無防衛力。或者因為年紀輕輕時不小心看了台灣片「搭錯車」,「酒干倘賣無」被種入了骨髓,無法清除。人生在戲院哭得最慘烈的一次,是「東京鐵塔:我的母親父親」。一見到「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(ファイナルファンタジーXIV 光のお父さん)」這個片名,內心已不由自主寒了一寒。

一如「東京鐵塔」,FF XIV 的調子也相當輕鬆,講述工作狂父親突然辭職,做兒子的,成長階段跟父親沒有甚麼交流,只記得曾經開開心心打過一晚 FF,於是送上最新一代的遊戲光碟,作為退休禮物。如意算盤是以秘密玩家身份,在線上遊戲跟父親好好溝通。順理成章地,電影出現很多 FF 的畫面,一個無打過機的阿伯,突然進入複雜難玩的世界,搞到虛擬角色做出種種古怪舉動,是會讓人看得會心微笑。咁先恐怖。到結局,如果父親有甚麼三長兩短,似「東京鐵塔」的樹木希林,落差愈大,崩潰程度只會愈深。

在電影中,兒子與父親關係疏離,只因憶起兒時曾與父親打過一晚 FF,便決定送上遊戲光碟;圖為劇照。

大家都改編自真人真事,FF XIV 不似名作家 Lily Franky 出品的催淚,重點放在現代人的疏離。電影由兒子的角度出發,兒子對父親有莫名的愛護,難免美化,說到父親重視賺錢養家,覺得是人生唯一意義,因此忽略家庭生活,無視跟家人的相處和關係。忙到一個地步,要離家獨居,都算勉強說得通。但日日無聊在家,他其實依舊我行我素,食飯要在另一張餐枱,花費最多時間一個人對住電視打機,跟陌生人暢所欲言,也不願或不懂跟家人相處,似乎很難不去想像他的眼中只有金錢沒有愛。這是很多男人的通病,不到你不接受。

我很明白,因為我的父親也是個不擅溝通的典型。還好,他愛賭馬,也愛睇波,讓兩父子總留得住一點美好回憶。即使,客觀上看,我都幾肯定有得揀的話,你會揀朋友、揀兄弟相陪,多過揀兒子。沒所謂的,做兒子不會介意。我們這一代都中了「星球大戰」的毒,就算父親如黑武士站在邪惡的對面,也會珍視他的點點關懷。何況 FF XIV 的父親試過有一晚深宵起床,用熱水沖個即食宵夜給兒子咁難能可貴?愈罕有,愈珍惜,愈放大;晚晚為兒子操心又煲湯又洗衫又噓寒問暖的媽媽,唔恨得咁多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方俊傑 特事特辦

方俊傑,利物浦球迷,前「壹週刊」生活組編輯。主打電影介紹、人物專訪、體育專欄、電視表。著有小說「失戀二十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