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武肺全球排華浪潮:中亞篇

A+A-
2019 年 10 月,有民眾在哈薩克阿拉木圖示威,抗議中國在當地的經濟擴張。 圖片來源:RUSLAN PRYANIKOV/AFP via Getty Images

一場武漢肺炎,點燃了世界各地的排華浪潮,除了歐美和澳洲等地,也包括中國多年來的戰略盟友如贊比亞。毗連中國西北部的中亞諸國,一直是中共積極拉攏的對象,也是一帶一路的重要夥伴,然而這片地區,也正醞釀新一波排華浪潮。

中亞即亞洲中部,一般泛指五個前蘇聯國家哈薩克、吉爾吉斯、塔吉克、土庫曼和烏茲別克。喬治華盛頓大學中亞研究專家 Sebastien Peyrouse追溯,在蘇聯時期,因為中蘇交惡,該地區與中國沒有多少往來;可是隨著蘇聯解體,中亞諸國在 90 年代初相繼獨立,自此以後,中國就成為她們重要的合作夥伴,也主宰了當地的社經發展。當時,中國還處於改革開放早期,中共視中亞為重要的新興市場;而且中亞諸國和新彊有深厚的文化和種族情誼,中共希望巴結她們以穩住新彊局勢;再者中國和中亞諸國相連,當中存在很多領土爭議,中國也想及早和平解決。

2001 年成立的上海合作組織,就邀請了一眾中亞國家參與,不止積極發展經貿關係和文化交流,也共享反恐情報。在 2002 年,中國和中亞的貿易額不過 10 億美元,到 2010 年,中國與中亞的貿易額已高達 290 億美元,比俄羅斯與中亞的貿易額多 70 億,成為對該區最有經濟影響力的國家。後來中國力推一帶一路,除了大大增加雙邊貿易,還為中亞帶來源源不絕的基建投資和低息貸款;今年,中國債務已佔塔吉克和吉爾吉斯本地生產總值(GDP)逾 45%。當地很多政界領袖和中國私交甚篤,已故烏茲別克獨裁者卡里莫夫長女旗下的商業王國與中國過從甚密;塔吉克獨裁者拉赫蒙的女婿 Hassan Saidullaev,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負責推動中國商人在當地投資;哈薩克前總理馬西莫夫更在北京和武漢接受教育,精通漢語,是該國親華派的代表。

2019 年 9 月,哈薩克有民族抗議中國在當地設廠。 圖片來源:路透社

Peyrouse 上月在「外交家雜誌」撰文指出,中國在中亞影響力日增,令該區同時衍生出排華浪潮。在過去 3 年,哈薩克吉爾吉斯的反華示威一浪接一浪,去年吉爾吉斯的示威,人們就高呼要減持中國債務和禁止中吉通婚。武漢肺炎疫情爆發,反華情緒更為激烈,今年年初吉爾吉斯再有大型示威,成功拉倒一個中吉合資的大型運輸中心項目。Peyrouse 認為,當中涉及很多歷史因素,早在中蘇交惡時期,蘇聯把中國描繪為突厥人和伊斯蘭文明的敵人,這個想法依然植根於很多人心中;而且中國的發展模式,結合國家資本主義和一黨專政體制,明顯得不到中亞青年的民心。

今年年初,中國研究專家 Jacob Mardell 也在「柏林政策期刊」撰文,認為中亞的排華浪潮,有根深柢固的文化因素。早在古代,中國各朝代就與突厥各部交戰,在吉爾吉斯,小朋友還在背誦史詩「瑪納斯」(Epic of Manas),中國就是史詩中其中一個敵人。而且漢文化和伊斯蘭文化差異甚大,Mardell 回憶在哈薩克的旅遊經歷,有當地人認為中國人會吃昆蟲和狗,甚至誤傳會吃嬰兒;不少人討厭中國人純粹因為他們「骯髒」。而近年的移民問題,也令中亞人深感「被殖民」的憂慮,他們害怕中國人會奪去他們的工作,買起他們的土地,溝淡人口,令中亞變成中國的一個省。

最後,美國智庫 Caspian Policy Center 在 5 月的特別報告就指出,除了文化和歷史因素,還有政治原因,促成中亞的排華浪潮。承上文提到,中亞一眾獨裁權貴與中國過從甚密,很多人都把國家貪腐,聯繫到中國身上,每當政府稍有施政不當,任何的反政府示威,都很容易演變成排華示威。而這次武漢肺炎危機,挑起各地反華情緒,也反映了當地政府施政不當,很多專家就分析,預計中亞會進入新一波排華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