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ve Norish:樓價高企的斯德哥爾摩

A+A-
stockholm
Hammarby Sjöstad

文:陳若谷 @ Live Norish

啟德一號早前開賣,一日之內便全部售罄。雖說是港人港地計劃,但單位售價一點也不低,兩房單位索價 700 餘萬,但香港人依然趨之若鶩,可見香港人的荷包依然有點實力,但更能反映的是他們對居所的渴求,儘管買樓會令自己未來 30 年債務纏身,依然值得。

人人說香港樓價高到望塵莫及,原來斯德哥爾摩的情況也不好得多。大家也許沒有想過在這最快樂國家之一的地域,瑞典人也如我們一樣擔心土地問題吧。筆者往斯德哥爾摩短住時,最喜歡下榻位於南島 Hammarby Sjöstad 一酒店。如有追看此欄的讀者大概會記得我於上一篇講 Stieg Larsson 的文章中提到南島,於 200 多年前可說是「爛地一塊」,而且是社會低下階層才會住的地方。可時光荏苒,此地已搖身變成中產天地。Hammarby 為斯德哥爾摩城中一個智能城市,區內有極佳設施處理住客的垃圾和污水。能夠住在又型又環保的地方是很多人的夢想,那區因此愈來愈受歡迎。

現在,整個城市的樓價飆升,無殼蝸牛叫苦連天,因為在瑞典買樓是用競價的方式進行,價格容易被抬高。 兩年前到訪 Hammarby Sjostad ,該區一些簇新的小平房兩房單位賣 600 多萬港元,今年再問朋友,竟已升到 900 多萬,聽起來是天價吧。而租住房屋的輪候時間竟已長達 20 年,Expat 當然等不到 20 年,結果要在二手市場高價搶租約。早前,巨企 Spotify 威脅,如瑞典政府未能解決斯德哥爾摩樓價高企的問題,他們將會把業務重心移離瑞典。對 Spotify 這些國際企業來說,從全球各地招聘人才是經營業務重要一環,但很多年輕僱員也未能在斯德哥爾摩找到可負擔的居所,最終導致人才流失。

跟香港有點不一樣,斯德哥爾摩的樓房未至於炒賣成風,比較富裕的瑞典人只會在市區置一套房子,或許再於郊區買一間 Summer House。外地人要在市內買樓也不是易事,借房貸非常困難,鮮有「熱錢湧入」。問題是市內人口急劇增長,而房屋供不應求。如有到過斯德哥爾摩的朋友,應該記得市內很少高樓大廈,住屋密度並不高。供應少,樓價自然攀升。若未能解決此問題,對斯德哥爾摩政府而言,可說是一個管治危機。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Live Norish 北國閒話

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,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。一個網頁,一個世界;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。

http://www.live-norish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