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Jon Warren(美國世界宣明會)
圖:宣明會

1994 年首先傳出盧旺達人湧入扎伊爾(即今日的剛果民主共和國)境內時,我是自由新聞攝影師,受派去記錄將要蔓延的危機,我沒有甚麼心理準備就到了現場。

在邊境第一眼所見,那裡恍若地獄,100 萬名難民分散在平原上,許多人全無遮蔽。人們從湖邊汲水,屍首就泡在湖中,霍亂正蔓延,而用地毯或披肩包裹的遺體排在路旁等候處理。我首先嘗試拍某一個人,他在一大堆雜亂席地而坐的人中間試圖煮食;稍後我想再走近一點,這才發覺腳旁的那個人已經去世。

我遇到一批剛越過邊境到達的人,有些人身上帶著深深的刀傷。通過傳譯,一名女童告訴我她躲在灌木叢中,她眼見全家被殺。

我拍攝過天災和戰爭的後果,現在看到的是一些自稱基督徒的人互相殺害,用自己的手殺死自己認識的人。我感到上主已離棄我們、放棄這個世界。

不情不願地我仍要多次回去那個營地,直到它給關閉了。1996 年我首次接受宣明會的委派進入盧旺達,旅程中我看到更多恐怖不公的事情,但我也看到一絲曙光。宣明會在應對人們的即時需求的同時,將重點放在和平與復和上。點滴匯川,寬恕和悔改在盧旺達全國伸展。

上主沒有放棄盧旺達,忠誠貢獻的宣明會同仁也沒有放棄。今天,曾經敵對的雙方在一起工作,一起去教會,他們的子女互相是好朋友。

誰可理解這個奇蹟?

這一年我探望敍利亞難民,聽到他們受苦的經歷,令我記起盧旺達,我期盼上主通過我們這一群人道救援工作者,再行神蹟。

盧旺達的安德魯(右)和卡利斯特(左)經歷了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後,因參加宣明會的重建和平項目,放下了種族仇恨。
盧旺達的安德魯(右)和卡利斯特(左)經歷了 1994 年盧旺達大屠殺後,因參加宣明會的重建和平項目,放下了種族仇恨。
安德魯的兒子曼紐爾和卡利斯特的兒子博斯科(彈結他者)都是19歲,兩人情同手足。
安德魯的兒子曼紐爾和卡利斯特的兒子博斯科(彈結他者)都是 19 歲,兩人情同手足。
今年在黎巴嫩,Jon Warren 遇見身處當地的敍利亞孩子,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。
今年在黎巴嫩,Jon Warren 遇見身處當地的敍利亞孩子,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。
災難中,兒童最為無助,宣明會工作人員非常關注他們的需要。
災難中,兒童最為無助,宣明會工作人員非常關注他們的需要。

每年的 8 月 19 日是「世界人道主義日」,本年以「同一人類」(One Humanity)為題,呼籲全球團結起來,協助目前亟待人道援助的 1.3 億人。無論在昔日的盧旺達,以至今天的敍利亞、南蘇丹等地,人道救援工作者仍然身先士卒,與災民共渡困厄,盼望你也伸出援手

※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 ※
世界宣明會

世界宣明會是一個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,旨在為貧窮的兒童、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,援助不分宗教信仰、種族或性別。作為耶穌的跟隨者,世界宣明會致力扶助世界上最有需要的一群。世界宣明會由美籍記者卜皮爾博士於1950年成立,現時的項目遍及全球近100個國家。宣明會的援助項目以兒童為中心,因為當他們得到飽足,有棲身之所,可以上學讀書,並且受保護、重視及關愛時,社區便能蓬勃發展。

http://www.worldvision.org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