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的政權轉型:重溫 80 年代共產陣營劇變

A+A-
蘇聯解體以後,列寧和史太林等蘇維埃領導人的雕像日久失修。 圖片來源:Peter Turnley/Corbis/VCG via Getty Images

很多人認為專制政權變得愈來愈聰明,不單擁有龐大的資源,又有無孔不入的監控技巧;而一些民主地區的政府卻愈來愈不堪,部分甚至走向專制,使很多人感嘆民主已死。香港經歷了一年的反送中民主運動,看似未爭取到甚麼東西,加上「國安法」殺到,更使人感到絕望。但歷史告訴我們,只要不放棄,政權亦有機會產生劇變。

在 80 年代,世界正處於冷戰,而且二戰過後,共產陣營一直擴張,氣勢正盛,蘇聯剛在 1979 年入侵阿富汗,鞏固傀儡政權。直到 1985 年,世上共有 24 個共產國家,佔全球人口多達 38%,除了蘇聯、中國、東歐集團、東南亞 3 國(越南、柬埔寨、老撾)外,非洲也有 8 個共產國家(埃塞俄比亞、索馬里、剛果、莫桑比克、安哥拉、馬達加斯加、布基納法索、貝寧),還有美洲的古巴、亞洲的蒙古和阿富汗,以及中東的也門。這些共產陣營國家互相支援,形成了一個完善國際體系,當時沒有多少人相信共產陣營會經歷劇變。

1987 年,時任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(圖左)到訪羅馬尼亞,並與該國領導人壽西斯古(Nicolae Ceausescu)開車巡城,大批民眾熱烈歡迎。 圖片來源:TASS via Getty Images

可是,由 1987 年到 1992 年,短短 5 年之間,整個共產陣營卻突然全面崩潰。先是 1987 年 10 月的布基納法索政變,有「非洲哲古華拉」之稱的桑卡拉(Thomas Sankara)在一場軍事政變中遇刺,結束短短 3 年的共產主義實驗。然後,蘇聯戈爾巴喬夫於 80 年代中發起的一連串改革,間接引發東歐劇變,先是 1989 年 6 月波蘭團結工會勝選;到 10 月匈牙利政府見大勢已去,決定放棄社會主義制度;1 個月後,捷克也有天鵝絨革命;到 12 月,羅馬尼亞也爆發革命。

於是,在骨牌效應下,共產國家一個接一個倒下。1991 年蘇聯解體後,1992 年南斯拉夫在內戰中轉型,非洲最後 3 個共產政權(馬達加斯加、安哥拉、剛果)也覆亡。自此,世界只剩下 5 個共產國家,中國、北韓、古巴、越南和老撾,而中國和越南自 80 年代起,實行改革開放,走向經濟自由化,甚至分別在 2001 和 2007 年加入世貿。

聖母大學政治學教授 James McAdams 是研究共產陣營的專家,其 2017 年出版的著作 Vanguard of the Revolution,從領袖決策和共產主義的原初理念,分析共產主義何以突然席捲全球,又突然分崩離析。McAdams 指出,各國革命領袖都成功就自己國家的處境,詮釋共產主義崇高的革命理念,以及烏托邦的願景,號召人民投身革命事業,也成功在必要時,為國家營造出新的敵人,以應對管治危機。可是,要成就共產主義中人人平等的願景,政府就要把國家大權高度集中在手裡,以重新分配社會資源。而在這一個集權過程中,政府失去民主制度的制衡作用,人民福祉過分繫於政府精英,甚至一個獨裁者手裡,使共產主義的革命精神容易變質。而當一個政權走向腐敗,只靠利益維繫,共產理念便難以自圓其說。國家失去意識形態的支撐,就變得脆弱,很容易因為一個錯誤的決定,又或者時局的變化,而突然覆亡。

若是活於 1985 年,大抵難以想像,共產陣營會在短短幾年間全面崩潰。當年共產陣營幅員之廣,是當今單一獨裁政體難以比擬。只要各人莊敬自強,心懷希望,堅信自己理念,獨裁政權可以比你想像中脆弱。